原初黎明

高三淡圈中
全职All王
但懒癌没有救。

【酒茨】所属之物 上

*酒茨,有微量晴博晴掉落


“红叶……”酒吞童子浅浅呢喃着鬼女的名字,将葫芦里的酒液倒入口中。他的眼睛半眯着,眸子笼着一层潋滟醉意,他的神色掺杂了哀伤与衰颓,却是茨木童子鲜少见过的温柔。
茨木怔怔望着酒吞童子的侧脸,心中一如既往地称赞自己的挚友真是俊美无伦,可却少了几分平日的开心。
他见不得酒吞童子这个样子。他想要追随的酒吞童子,该是强大而高傲的,没有什么能影响他。可是他现在却为了一个女人变得如此颓废落拓。虽然这样的酒吞童子也很有吸引力……可这样的他终究不是真正的他该有的样子。
“吾友,你何必为了一个女人沦落至此!起来吧,来和我打一架!”
酒吞童子只是毫不在意地斜睨他一眼:“打架?本大爷没有那份兴趣。茨木童子,倒是你还一如既往地,烦人。”
酒吞童子嫌他烦早就不是第一次了,虽说差不多已经习惯,茨木童子心头还是不可避免地泛起半分酸涩。这份心情随即被压下,毕竟现在激励友人重新振作才是当务之急。
“酒吞童子!你……”
“我早就说过,能填满本大爷寂寞的人,不是你茨木童子。”
茨木没有说完的话被酒吞打断,他张了张口却再没吐出一个字眼。只是默默望着酒吞童子离开的背影,灿金的眸子暗淡下去。
……算了,反正一直以来都是这样。
现在最重要的是要怎么才能让好友重新回复往昔的风采呢。茨木童子浅浅叹息,有些无力。
茨木没有去追酒吞,只是一个人靠着方才酒吞童子靠过的那棵树坐下来,仿佛还能感受到残留的,酒吞童子身上的温度。
和他本人一样,令人安心的温度。
茨木童子隐约明白,他自己是一只有点薄情的妖怪,他所拥有过最浓烈的感情,就是想要永远追随酒吞童子的心情。
——所以我大概没办法理解酒吞对鬼女红叶的感情吧,我没办法帮他走出来。茨木有点落寞地想。
但是,如果是人类……如果是人类那种敏感而多情的生物,也许就能理解酒吞童子的感情,就能帮助酒吞童子了吧。
这样想着,茨木站起身来,朝着京都方向行去。

“……所以你怎么又来了?”看着再次旁若无人闯进庭院里来的茨木童子,晴明有些头痛地揉了揉眉心。
难得耐心地讲明来意后,茨木瞪着一对金灿灿的眼眸一脸期待地直直盯住晴明。
头痛感更强烈了……这家伙难道还真的以为他能在一瞬间想出办法来吗?
“晴明,酒吞童子的事情和我们没什么关系吧,好麻烦。”神乐扯扯晴明的衣袖,有些不满道。
“而且阴阳师的宅邸也不是万事屋吧……”一边的小白也点头附和。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你们没看到那边的茨木童子一脸“不听话就用武力让你们屈服”的表情吗。
“……助人……啊不助妖为乐是阴阳师的传统美德。”
听到这话,一直沉默着的八百比丘尼忍俊不禁地浅笑,叹道:“晴明大人还真是温柔呢,”她的目光随即转向茨木童子:“那么,如此无微不至地关心着酒吞先生的阁下,是喜欢酒吞先生吗?”
“喜欢?吾友是那样完美而强大的存在,我自然是喜欢我的挚友的。”
瞧着茨木一脸的景仰倾慕掺杂理所当然的神情,众人默然。原来这么久以来,这个傻孩子连自己的心意都还没有搞明白吗?
“那么你的感情,是对绝对力量的憧憬,还是对友人的喜欢,又或者像是酒吞对红叶那种,情爱呢?”
“憧憬,喜欢,情爱……?”茨木仿佛从来没有考虑过这样的问题,一瞬间怔愣在原地,眼睛里蒙上一层茫然。
“哈?这还用问,一看就是最后一种吧。”倚在樱树边的源博雅状似漫不经心地开口,眼神隐晦地落在晴明身上,又迅速移开。
……茨木不太明白为什么大家忽然都用一种“连博雅都看出来了你居然还不明白”的怜悯眼神看着他。


tbc

评论(11)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