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初黎明

全职All王
但懒癌没有救。

【叶王】想你了

*突如其来的小甜饼(主要是小
*时间点在叶神还在打工赚材料的时候


“PK有时间吗?我去竞技场建房间。”

大概是闲的发慌,王杰希登录了烈火焰尽,给君莫笑发去了这么一句。

叶修回复得很快:“怎么,今天没带小朋友?”

“没,就我一个。”

“那看来是没材料赚了啊。不过今天确实不行,哥要下副本了,没空。”

王杰希犹豫了半秒,把已经输入的一行“你怎么知道你就一定赢得了?”删去,改为“那你什么时候有空?”发了过去。

对面的回复依旧很快,只不过已经是一句“副本中……”。

王杰希笑了笑,没有再坚持。他熟练地退了荣耀,看了眼时间:十二点零三分。

副本次数刚刚刷新的时间。

第二天晚上,王杰希特意早了一个小时登录游戏,依然是那一句:“PK有时间吗?我去竞技场建房间。”

几乎是立刻,叶修的回复便到了:“杰希大神好久没输了,手痒是吧?行,哥今天成全你。”

“少说垃圾话了,谁输谁赢可还不一定。”

当然,话是这么说,但一局打下来输的到还真是王杰希。他的烈火焰尽倒下来的时候,君莫笑可还剩下来近五分之一的血量。

虽然有点不甘心,王杰希也不得不承认,散人的确很强。而叶修和君莫笑手里的千机伞更是把散人的优势发挥到了极致。完全陌生的技能搭配和总是猜不透的套路,再配上叶修娴熟流畅的操作,无一不令王杰希兴致盎然。

“怎么样,服了没?”房间没禁语音,叶修懒洋洋的声音从耳机里传出来。

王杰希勾起唇角,也不纠结于方才一战的败绩,回应道:“是啊,的确很强。等你回来了,微草又多个劲敌。”

他顿了顿,带着些许试探继续道:“一年后,你一定会回来吧?”

“嗯,我要是一直打网游,恐怕各大公会的会长也得疯了。”

“一年后啊……还挺久的。”

“还好吧,毕竟我也需要些时间休息整顿。”
话音刚落,叶修却忽然想起什么似的笑起来:“哟,想哥了?”

王杰希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一句问的愣在了当场,转而飞快地退了游戏关了电脑,颇有几分落荒而逃的意味。

他看着电脑一点点黑下来的屏幕里映出自己的脸,才松下一口气,又苦笑着摇摇头,在心底里默默回答道:

“嗯,想你了。”



-End-

【叶王】旧情人

*好久没有码字,扫扫LOF的灰
*流水账,ooc预警




正是夏休期,夏日的阳光带着惊人的热度,在整个空间里弥散开来。王杰希坐在窗边,百无聊赖地望着窗外被过于炽烈的骄阳炙烤得有些萎靡的树木发呆。


纷繁的思绪在头脑里乱转。没来由地,王杰希居然想起了很多年前,他和叶修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见面。


连原因都忘记了,只记得当时是蓝雨的黄少天和喻文州约他出来聚会。


虽然微草的队长与蓝雨的队长和王牌私交不错这种事情听起来难以置信,不过私下里王杰希和他们的确很熟。


王杰希笑笑,并不仔细想当初究竟为何能和宿敌队的家伙扯上那么多的关系,只是依旧回忆那一个晚上。


那天晚上,说是喻文州和黄少天两个人发出的邀约,但事实上准时到的只有喻文州一个。


在王杰希和喻文州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比赛的事时,迟到的黄少天在电话里说自己已经快到了,并且拖了个前辈过来。值得一提的是,当时黄少天的“前辈”二字咬得很重,几乎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


只是他们谁都没有想到,黄少天口中的前辈竟然会是当时还叫叶秋的叶修。


“来来来,有冤的报冤,有仇的报仇了喂!真人PK见者有份!机会有限先到先得啊!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


黄少天终于到的时候身后拉着个人,一路吆喝着,眉飞色舞的样子像极了电视广告里喊着“只要998!”的主持人。


虽然喻文州和王杰希两人也多多少少被叶修虐过,但对实际上还不是很熟的大神前辈,都很有修养地克制住了向那张嘲讽脸上揍一拳的冲动。


而黄少天对于他们这种浪费机会的行为非常不满,扑上去的同时放出豪言壮语,说要把他们两个人的份一起打了。
只可惜最后他还是被喻文州拦了下来,于是实际上三个人的份都没有打到。


现如今王杰希回忆起来这事只觉得后悔万分,当年他是真不该跟黄少天客气的。不仅应该把他自己的份揍了,还应该把未来整个微草的份也一块揍了,那可就真是为民除害了。


现在想起来,那天的聚会非常愉快。虽然同叶修是线下初见,但这位前辈嘲讽功力实在了得,几句话说出来就勾起一堆游戏里的新仇旧恨,更何况他们这还坐了一个神烦的黄少天。说实在的,叶修和黄少天一人一句互怼就是一出相声表演了。


玩的撒开了欢的黄少天叫了啤酒,于是互相灌酒又成为了一种新玩法。但几人年纪都不大,又是职业选手,因而鲜少碰酒。至少他们四人中没有一个酒量好的,没过一会就都歪七扭八了。


黄少天酒品最差,喝醉了就像条八爪鱼似的缠在喻文州身上,无论如何也不肯撒手。嘴里还用广东话喋喋不休地不知说着些什么,王杰希不太想听。只是有一点同情明显神智也不是特别清楚,却还要听着黄少天没完没了讲话的喻文州。


其实王杰希自己也没好到哪去,叶修才是他真心该头疼的对象。


这位前辈的酒量差得惊人,黄少天手脚并用,垃圾话也说了不知多少,才好不容易灌了他一杯酒。可谁知只是这么一杯酒,就让叶修发展成了这副靠着离他最近的人睡得迷迷糊糊的模样。甚至隐隐有将他靠住的人搂起来当抱枕的倾向。


不巧,坐得离叶修最近的人,就是王杰希。


最后,喻文州挂着一脸仿佛是个正常人的微笑同他们道别。并且若无其事似的拖着一个巨大的腿部挂件无视了王杰希的尔康手,一步步走远,消失在王杰希的视线中。


眼见喻文州指望不上了,王杰希只好用已经不太清醒的脑子仔细思考应该拿这位前辈怎么办才好。


纠结良久,王杰希觉得,在附近的酒店开一间房把前辈丢进去应该是最省事的做法。


于是他带着醉的一塌糊涂的叶修来到酒店前台,在叶修身上一通翻找,终于找到一张写着“叶秋”名字的身份证。王杰希满意地点点头,连同自己的一并递给了前台小姐。并且在前台小姐近乎诡异的笑容里接过了,一张房卡。


等到把叶修驮到房间门口王杰希才反应过来,这是个双人间。


——算了,没什么差别。


王杰希这么想着,打开了门。对于当时醉意朦胧的他而言,房间里的床显得格外亲切。王杰希解脱般地笑着,一头栽了上去。


之后的事情记不大清楚了,总之当第二天早晨,王杰希醒来时,他和叶修已经光着滚到了一张床上。


……那个早晨大概是王杰希记事以来最尴尬的一个早晨。


当他睁开眼睛时,映入眼帘的就是一个环抱住自己的,男人的胸膛。王杰希大脑当机片刻,他僵硬地抬起头,就看到了昨晚才第一次线下见面的前辈同样神色复杂的脸。


【酒茨】所属之物 下

*迟到好久才更新的小破车……
*内有外链掉落w


酒吞童子余怒未消,手上收了些劲力,掐住茨木的喉咙把对方丢进屋里。
茨木用独臂勉强支撑起上半身,看着酒吞童子恶狠狠地甩上门,居高临下地望着他,微紫的眸子光芒闪烁,写满了唯我独尊的倨傲。
那是茨木童子最喜欢的,他的样子。就像茨木童子第一次见到他的样子。
酒吞低下身子,挑起茨木的下巴。他似乎还没有好好瞧过这个一直跟在身边吵闹的家伙。
其实茨木的样子倒是很好看,五官清俊之中还带着三分妖气——既是妖怪,自然多少也该有点妖怪的样子。而他此刻闪烁着那一对灿金的眸子,直直望向自己的样子却让一向嫌他烦酒吞童子觉得,这家伙似乎还有那么点……可爱。
方才下手重了些,茨木应是受了伤,面色显出几分苍白,嘴唇却是染了些血迹的嫣红之色,无力起身的样子与当初吵闹着要和他打架时完全不同,这些许微妙的狼狈与脆弱更加让人想要狠狠凌虐。
一把邪火就这么烧起来,从小腹一直烧到心头。
酒吞童子忽然挑起嘴角,笑容带着点邪气:“刚才你输了。”
“嗯!不愧是我最爱的酒吞童子,果然强大得令人心折!”
听着这近似表白的话从那人口中一脸正直地说出来,酒吞童子有些无奈。这家伙怎么就说不腻呢。
“……那你可要遵守诺言,把你的这具身体,交给我来支配。”

http://m.weibo.cn/6059404040/4038513189849653?moduleID=feed&uicode=10000002&featurecode=10000001&mid=4038513189849653&luicode=10000001&_status_id=4038513189849653&lfid=100016059404040
身上本就带了伤,又加上高潮的刺激,茨木软软靠在酒吞怀里,失去了意识。
低头望着怀中隐隐透着苍白之色的面孔,酒吞童子微微叹息,眸光早已柔和下来。
按照一贯认知,自诩心中只有红叶的他大概该问自己一句,怎么就对着茨木生出难以把持的欲望了呢。
但大脑放空的酒吞童子显然并没有这样去想。也许他还没有意识到,在他的潜意识里早已接受认定了那个始终如一陪伴在身边的妖怪——是茨木童子,也只是茨木童子。
而那个巫女问题也与那些深沉复杂的情感一同交织缠绕在心底,酒吞童子却已不愿再去思考答案。毕竟时间还长着,该有的答案总会有……只要这家伙别再一声不响地消失掉就好。
虽然不想承认,但能够填满他酒吞童子寂寞的东西,似乎已经不只是酒和月亮了。
这样想着,酒吞默默搂紧了怀里的一片温热:
——近几日天气冷了,本就有伤,可别再着凉了。


END

【酒茨】所属之物 中

*下大概有肉……


茨木童子在安倍晴明的府邸住下来已经是第三个夜晚了。他靠在那棵芳华烂漫的樱花树下,兀自望着天边一轮弯月出神。
他把这许多年来和酒吞童子一起的点点滴滴在心里细细回想,想那个妖怪眼角眉梢的神采,想他自己望着那个妖怪时心底里藏不住的欣喜。
饶是茨木童子也终于隐约想明白了一些东西。
——可能……真的是他们所说的,情人间的喜欢吧。

而被茨木童子默默思念着的妖怪,酒吞童子,几乎已经完全无法克制心里不断累积的暴躁情绪,他自己都数不清楚,这三天里他怒气冲冲地摔了多少只酒坛子。
怎么这么安静,那个总是吵吵闹闹的家伙去哪了。可恶,别让我总惦记你啊,都没办法分心去想红叶的事了。
……烦躁的酒吞童子并不愿意去搞明白,为什么想自己喜欢的女人的事情,叫做分心。
对于寿数长久的妖怪来说,三天不过是漫长生命里的须臾一瞬,可这三天却长得出奇。
这三天里,酒吞童子认为能够陪伴自己的三样东西:孤独,酒和月亮;孤独只能让他心里快要抑制不住的烦闷愈加滋长,原本醇香的酒液也在过多负面情绪的腐化下也变得苦涩。而月亮——现在看来格外欠揍的月亮,看着教人想要用酒坛子把它打下来。
“茨木童子这家伙……若是天亮时再不出现,本大爷就去把你揪出来揍一顿!”
恶狠狠地低声说着,酒吞童子再一次摔了一只只喝了一口的酒坛子。

破晓的阳光一点点驱散黑暗,酒吞童子等着的妖怪却还没出现。
强大的妖气震碎了仅存的几只酒坛,带着满腔怒气,酒吞童子去往京都方向。
——反正只要发生什么惹人厌的事情,肯定都和那个惹人厌的阴阳师脱不了干系。

“……所以你怎么也来了?”晴明再次无奈扶额,考虑着要不要干脆在门口挂上个牌匾,写上“晴明万事屋”算了。
八百比丘尼若有所思地微眯起眼睛发问:“是来找红叶的?”
“不是。你们少废话,快把茨木那家伙给本大爷交出来!”酒吞童子满脸不爽,盛气凌人地吵着,作势就要往里闯。
“那么真正在酒吞先生心里的,是鬼女红叶,还是茨木童子呢?”
身后,八百比丘尼的声音幽幽传来,酒吞童子的步伐微微一滞,随即朗声道:“自然是红叶。”
“呐,晴明,这个好像比里面那个还要蠢啊。”神乐拽拽晴明的衣袖小声道。
晴明点点头,轻叹一声追了上去。

“喂!茨木!给本大爷出来!爷要揍你一顿!”
“吾友!!你终于愿意填满我这颗嗜战的心了吗!”
晴明表示不太忍心看到眼睛亮闪闪,像一只大型犬一样扑向酒吞童子的茨木童子,也不太忍心看到之后败得一脸幸福满足的茨木童子。
……辣眼睛。


tbc

【酒茨】所属之物 上

*酒茨,有微量晴博晴掉落


“红叶……”酒吞童子浅浅呢喃着鬼女的名字,将葫芦里的酒液倒入口中。他的眼睛半眯着,眸子笼着一层潋滟醉意,他的神色掺杂了哀伤与衰颓,却是茨木童子鲜少见过的温柔。
茨木怔怔望着酒吞童子的侧脸,心中一如既往地称赞自己的挚友真是俊美无伦,可却少了几分平日的开心。
他见不得酒吞童子这个样子。他想要追随的酒吞童子,该是强大而高傲的,没有什么能影响他。可是他现在却为了一个女人变得如此颓废落拓。虽然这样的酒吞童子也很有吸引力……可这样的他终究不是真正的他该有的样子。
“吾友,你何必为了一个女人沦落至此!起来吧,来和我打一架!”
酒吞童子只是毫不在意地斜睨他一眼:“打架?本大爷没有那份兴趣。茨木童子,倒是你还一如既往地,烦人。”
酒吞童子嫌他烦早就不是第一次了,虽说差不多已经习惯,茨木童子心头还是不可避免地泛起半分酸涩。这份心情随即被压下,毕竟现在激励友人重新振作才是当务之急。
“酒吞童子!你……”
“我早就说过,能填满本大爷寂寞的人,不是你茨木童子。”
茨木没有说完的话被酒吞打断,他张了张口却再没吐出一个字眼。只是默默望着酒吞童子离开的背影,灿金的眸子暗淡下去。
……算了,反正一直以来都是这样。
现在最重要的是要怎么才能让好友重新回复往昔的风采呢。茨木童子浅浅叹息,有些无力。
茨木没有去追酒吞,只是一个人靠着方才酒吞童子靠过的那棵树坐下来,仿佛还能感受到残留的,酒吞童子身上的温度。
和他本人一样,令人安心的温度。
茨木童子隐约明白,他自己是一只有点薄情的妖怪,他所拥有过最浓烈的感情,就是想要永远追随酒吞童子的心情。
——所以我大概没办法理解酒吞对鬼女红叶的感情吧,我没办法帮他走出来。茨木有点落寞地想。
但是,如果是人类……如果是人类那种敏感而多情的生物,也许就能理解酒吞童子的感情,就能帮助酒吞童子了吧。
这样想着,茨木站起身来,朝着京都方向行去。

“……所以你怎么又来了?”看着再次旁若无人闯进庭院里来的茨木童子,晴明有些头痛地揉了揉眉心。
难得耐心地讲明来意后,茨木瞪着一对金灿灿的眼眸一脸期待地直直盯住晴明。
头痛感更强烈了……这家伙难道还真的以为他能在一瞬间想出办法来吗?
“晴明,酒吞童子的事情和我们没什么关系吧,好麻烦。”神乐扯扯晴明的衣袖,有些不满道。
“而且阴阳师的宅邸也不是万事屋吧……”一边的小白也点头附和。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你们没看到那边的茨木童子一脸“不听话就用武力让你们屈服”的表情吗。
“……助人……啊不助妖为乐是阴阳师的传统美德。”
听到这话,一直沉默着的八百比丘尼忍俊不禁地浅笑,叹道:“晴明大人还真是温柔呢,”她的目光随即转向茨木童子:“那么,如此无微不至地关心着酒吞先生的阁下,是喜欢酒吞先生吗?”
“喜欢?吾友是那样完美而强大的存在,我自然是喜欢我的挚友的。”
瞧着茨木一脸的景仰倾慕掺杂理所当然的神情,众人默然。原来这么久以来,这个傻孩子连自己的心意都还没有搞明白吗?
“那么你的感情,是对绝对力量的憧憬,还是对友人的喜欢,又或者像是酒吞对红叶那种,情爱呢?”
“憧憬,喜欢,情爱……?”茨木仿佛从来没有考虑过这样的问题,一瞬间怔愣在原地,眼睛里蒙上一层茫然。
“哈?这还用问,一看就是最后一种吧。”倚在樱树边的源博雅状似漫不经心地开口,眼神隐晦地落在晴明身上,又迅速移开。
……茨木不太明白为什么大家忽然都用一种“连博雅都看出来了你居然还不明白”的怜悯眼神看着他。


tbc

【喻王】妄想症 03


03

夜雨声烦
叶修出来,我有事跟你说。

君莫笑
忙着,没空和你pk

夜雨声烦
不是,是队长的事。

君莫笑
文州?他怎么了?

夜雨声烦
队长这几天不正常。看得出他很高兴,不是装出来怕我们担心的那种,是真的很开心。明明他从那天之后就再没笑过的,现在像是一下子换了个人一样。我……

君莫笑
除此之外呢?没有别的了?

夜雨声烦
我前两天看到队长打电话,他一挂断我就和他借了手机。他通话记录上显示的是……杰希的名字。我拨过,没有人接。

君莫笑
…………

夜雨声烦
还有,我那天路过队长的房间,他没有关好门,我看到他一个人坐在那自言自语,还很开心的样子。我试着偷听,也听到了杰希的名字。
叶修,队长他怎么会变成这样……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君莫笑
……快到清明节了,我们一起去看看他吧。你和文州一起来。

夜雨声烦
你是说……?

君莫笑
嗯。

关掉了聊天界面,黄少天有些颓然地倒在床上。 他直直望着天花板,心里太多纷乱的情绪绕成一团,找不到解开的方法。
他知道失去的痛苦,懂得喻文州的感受。在看到喻文州笑容的第一秒,黄少天的内心也划过一抹欣慰,可随即他就发觉出了不对。
即使是人称心脏的队长,在这种情况下也不至于有这么快的变脸速度。
黄少天猜不出喻文州究竟怎么了,可他久违的笑容令人不安。直觉告诉黄少天,喻文州的心里此刻也许已经没有了悲伤,可是这种状态的他这么放任下去,喻文州会毁了他自己。

抛下队内的事务和窝藏在房间里的恋人,喻文州被黄少天生拉硬拽上了飞机。
王杰希拒绝了喻文州同行的要求,并且不愿意说出原因。此刻怀着满腔牵挂的喻文州看着坐在身边的黄少天,心中生出些许微妙的不满。
而这一份情绪不久就被随之而来的疑惑压下。一路上黄少天没有睡觉,可直到下飞机也没有说过一句话。醒着的黄少天没有说话。这本身就是极大的违和。
喻文州没办法明白黄少天此刻内心的纷杂情绪,烦乱的心绪直接转化成强大的压力,逼得黄少天喘不过气。
喻文州张了张口,却最终没有发问,只是跟随黄少天的步伐走。随后,他看到在一个看似约定地点的地方聚集了一群熟悉的身影。
叶修,乔一帆,周泽楷,孙翔,肖时钦,方士谦,高英杰……他们沉默着聚集在一起,神情各异,气氛凝重,没有人说话。
“怎么,这是要搞个全明星赛?”喻文州说这话本是想要活跃气氛,却没有得到预想中的回应。几人只是抬头看他一眼,依旧没有人说话,空气中弥漫着尴尬。
叶修定定地望着喻文州几秒,点燃了叼在嘴里的烟,第一个转身迈开了步子:“人都来了,那走吧。”

他们的目的地是墓园。
起初喻文州还有些疑惑,为什么一群荣耀全明星要组团参观墓园。直到那块墓碑赫然映入他眼帘。
王,杰,希。
刻在上面的名字清楚分明,就这样残酷不容辩驳地将血淋淋的事实摆在喻文州的面前。
杰希……?他不是好好的窝在宿舍房间里等自己回去,怎么会……
喻文州的眼前忽然有些模糊,有什么缓缓从脑海里那一片死寂的湖水中浮出,带起一片淋淋漓漓的涟漪,再无法平静。
他仿佛做了一场漫长的迷梦后,从另一个世界苏醒过来,眼前的一切陌生而熟悉。北国冬日凛冽的寒风吹过脸颊,也将他的神智一同吹醒。
喻文州的双膝有些发软,他几乎控制不住自己身体的平衡。
他记起来许多曾经历过,又在幻梦中被掩埋的现实。
喻文州记起医院的空气里直直刺进人心底里的寒意;记起叶修死死咬住嘴里的烟蒂,一拳捶在墙壁上的模样;记起黄少天无助蜷缩着身体,双肩颤抖忍不住哭泣的模样;记起周泽楷失去了所有神采,双眼一片空洞寂寥的模样……
也记起那一瞬间,他自己内心的惶恐与怆然,那仿佛整个天地都崩裂现实的无尽绝望。就在那一刻,他的整个世界已然消亡殆尽。
喻文州还能清楚地回想起来那些愿用一生与珍藏品味的画面:王杰希操控着王不留行战斗时沉着认真的样子;王杰希带领微草夺得冠军时欣喜万分的样子;王杰希听到他表白时茫然无措的样子;王杰希安然入睡时毫无防备的样子……
这些画面在脑海里闪现又消失,终于停留在那张带着血污的苍白面孔上。他的双眼紧闭着,无论喻文州如何呼唤都没有半点反应。喻文州颤抖着手抚上他的侧脸,掌心一片冰冷。曾经温热的呼吸也不复存在,最后一点残存的可笑希冀就这样一点点化作灰烬。
无穷无尽的绝望潮水一般向他涌来,他无力抵抗,只得任由浪涛席卷着不断下沉。
绷紧的最后一根弦也在压力中断裂,喻文州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再醒来时,已经是纯白一片的病房床上。窗外撒进来灿金的阳光仿佛也是阴凉彻骨。喻文州下了床,向门口走去。
门外有细微的交谈声音,断断续续,听不真切。喻文州却从断续的语句里准确捕捉到“妄想症”这个词汇。
他自嘲地笑了笑,推门走出,无视门外两人的存在径自离开。黄少天抬步想要追上,却被身边的叶修扯住了手臂。叶修对他摇了摇头,看着喻文州一步步走远。消失在视野范围内。
喻文州什么都不愿去想,他此刻只想尽快回到蓝雨。
哪怕只是妄想也好,那里还有他的恋人在等他回去;哪怕只是妄想也好,他也想要尽力抓住最后一丝温暖。

喻文州还在路上。他的房间里没有人在,窗户却大开着。今天的风格外大,搅动着窗帘不得安宁,桌上的信笺被裹挟在风里,吹出窗外,吹向不知名的远方。


“说好要见证彼此的荣耀,可我怕是要失约了。
“你要带着我的份一起,把冠军拿回来。
“曾经想过的退役后的生活,我大概没有机会和你一起实现了。
“文州,对不起。
“文州……我爱你。”

喻文州推开房间的门,一切还是熟悉的样子。窗户静默地紧闭着,有些苍白的冬日的阳光洒满整间屋子。
屋里,空无一人。


-END-

【喻王】妄想症 02

*主喻王微all王继续
*你们太聪明我都不敢回复,不然忍不住太挫败不小心弃坑
*下一章大概就能完结了

02

“……喻文州?”
电话那头传来熟悉的声音,带着点微微的倦意,和着夜色,就这么抚平了喻文州心里的波澜。
他忽然想见他,想拥抱他,想搂着他一起钻进温暖的被窝相拥而眠。这世上任何人,任何事都不能阻挠他对他的爱。
“文州?”
那头又唤了一声,喻文州才回过神来,“杰希。”
“你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忽然,很想很想你。”
“……”
电话那边沉默着,喻文州想象着他的恋人面色微红有些手足无措的样子,轻轻笑出了声,“好了杰希,我是想问你,知不知道联盟最近发生什么了?我看了比赛录像,大家都不太对劲。”
“……嗯?我记得没什么事,你想多了吧。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事,控制不好影响了比赛状态也不是没有过。”
“是吗……”喻文州有些疑惑,犹豫片刻还是打消了心中疑虑。王杰希不会骗他,也许真的是自己想多了吧。
“文州,我订好了机票,明天晚上就可以到蓝雨。”
“杰希……”
“好了,别想太多。已经很晚了快去睡吧,晚安。”
“……嗯,晚安。”

一夜好眠。睁开眼睛看到的第一缕晨曦,让喻文州想起了王杰希——他看到所有美好的东西,都会想起王杰希,正如王杰希是他生命中最美好的部分。
他收拾好自己,踏出房门,胸中翻涌着喜悦与思念。喻文州唇角漾开一抹笑意,拿出手机进行每日例行的“晨间问候”。

黄少天看着自家队长带着一脸不正常的笑意走过,面色犹疑地望着他的背影。终于握紧拳头定了定神,坚定地跟了上去。
他不知道最近队长怎么了,但他看着这样的喻文州莫名地觉得担心。无论如何,要把话说清楚才行。
怀着这样的心情,他大步追上了停在不远处打电话的喻文州。可接下来对方的一句话却让他直直呆立在原地,再迈不开步子。
喻文州说:“知道了,杰希。”
这一句话像是晴天霹雳打在黄少天头上,生生打出了僵直状态。黄少天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是目瞪口呆地看着喻文州。
喻文州的声音听在他耳里显得格外渺远,仿佛已经是两个错位的时空。直到喻文州挂断了电话,走到黄少天面前,伸出手在他眼前挥了挥,“少天?怎么在发呆?”
……他的声音还带着笑意。为什么,在开玩笑吗。怎么能这样开玩笑呢。
“队长,你能不能给我借一下手机。”
黄少天干巴巴地开口,声音仿佛不是自己的,格外陌生。
“?”喻文州递过手机,有些迷茫地皱了皱眉头,“那好,我先过去和他们训练,你也尽快。”
黄少天接过手机,犹豫良久,才鼓起勇气地打开通话记录,赫然见到第一栏上便是那个再熟悉不过的名字。
王杰希。
黄少天的双眼猛然瞪大,不可思议似的死盯着那个名字。好半天才稳住了心神,颤抖着手指按下拨号。
“嘟——嘟——”
并没有人接听,电话寂寞的响着,不一会自动挂断。
黄少天红了眼圈。他用手臂遮挡住眼睛,扬起了头。
今天的阳光真刺眼。他想。

“给我开门。”
短信里简短的四个字,让喻文州的双眼骤然提升了亮度。他用最快的速度下楼开门,在门外的夜色里看到了思念已久的恋人。他就像冬日里的暖阳,就这么直直照进喻文州心里,一片温暖。
王杰希甚至没有带行李,只是一个人站在门前,被大衣包裹着的身体线条流畅优美,让喻文州情不自禁地把这具身体拥入怀中。
恋人怀里的温暖让王杰希贪恋,他把头靠在喻文州肩上,心里没来由地安宁下来。他总是能让自己安心的,也正因如此,才能这样一直沉溺下去啊。
“怎么不让我去接机?”
“没有必要。我直接过来就好。”
松开拥抱,喻文州牵起爱人的手一路走进房间。他头一次知道,原来和所爱的人牵着手走路是如此愉快。好像浑身都浸泡在甜腻的幸福里面,温和柔软。
关好房门,喻文州深深望进王杰希的眼眸里,那里面倒映着他自己。
他们的眼睛里只有对方,那个放在心里深深爱着的人,似乎就已经是自己的整个世界。
王杰希笑起来,手臂揽上喻文州的脖颈,就这样不假思索地吻了上去。
“我爱你。”


-tbc-


【喻王】妄想症 01

*主喻王微all王
*大概三章左右完结

01

“好了。一大早的,你们蓝雨不用训练,我们微草可还要训练。我挂了?”
“等等。杰希,”听着电话那头恋人有些无奈的声音,喻文州弯了唇角笑起来,“我想你了。”
“……”沉默了几秒,电话另一边才传来一声带着轻叹的回应,“……我也是。过几天,我去找你吧。”
随即电话被挂断,得到了满意回复的喻文州笑的开怀,像是一只得了肉的狐狸。他的眼角眉梢都晕开柔和温润,向楼下走去。
不少人早早都坐在电脑前,听到喻文州下楼的动静,向他的方向望去。见到喻文州脸上愉快的神色,却像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表情复杂。尤其以黄少天最为严重,蹙起眉瞪大了双眼看着他,活像见了鬼似的。
“少天?怎么了?”喻文州觉得好笑,饶有兴味地开口问道。
黄少天的表情更加微妙,脸色几经变幻,眼眸中的光芒闪烁不定:“队长,你……没事了?”
“我有什么事?”
“你忘了?明明不久前才……”
“黄少!”宋晓的声音适时响起,打断了黄少天有些激动的言语,“我有事跟你说,出来一下吧。”
黄少天低下头,把脸扭向一边。他眼眶有些发红,一声不吭地跟在宋晓身后走了出去。
喻文州不解,望着两人的背影皱了皱眉头,转回身来道:“好了,大家继续训练。”

“黄少,队长他恢复正常不也是好事,何必还非要提醒他。自从出了那件事,队长每天阴沉着脸,整个队伍都受了影响。”宋晓摇摇头叹息,眸色暗淡。
黄少天垂着头,有些颓然地坐在花坛边缘,沉默良久才开口:“我只是……奇怪他变脸怎么这么快。明明才没过多久,还不到一个月,他怎么就能表现得像是一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
听着明显带了哽咽的声音,宋晓摇了摇头,俯下身扶住黄少天的肩膀:“黄少,我知道你难过。事情出的太突然,整个联盟的人都不好受,队长又何尝不是呢。他或许也只是强颜欢笑,不想我们担心罢了。”
“黄少,我们也不能成为队长的负担啊。”
宋晓说得自己都鼻子发酸,他抿了抿唇,强压下心头的酸涩,向黄少天望去。
黄少天抬起手臂,狠狠地擦了擦眼睛,哭过的双眼红通通的,格外惹人心疼。
“……回去吧。”

一整个上午,黄少天再没有说过一句话,喻文州心中的疑虑也更甚。
午餐时间,喻文州端了餐盘在黄少天身边坐下,瞧着黄少天明显心不在焉地用筷子恶狠狠戳着米饭:“少天。”
“嗯?啊,队长。”
“少天,你不开心就说出来吧。”
黄少天咬咬下唇,轻轻摇了摇头,强扯出一抹勉强的笑意对着喻文州:“没什么,是我自己的问题,我会尽快调整好心态。后天和轮回的比赛一起加油,胜利属于蓝雨。”
放出因为糟糕心情显得没什么斗志的胜利宣言后,黄少天匆匆扒了几口饭,“队长我吃完了,先走了。”
喻文州摇了摇头,想着黄少天神思不属的样子,心中升起些许不安。

那场同轮回的比赛,蓝雨以7:3的比分拿下了胜利。而敏锐如喻文州,却从比赛里看到了些令人在意的事。
比如在场上,无解的周泽楷失误多了一倍;孙翔更是冲动得几乎不知道团队配合为何物。
比如在场下,本来话就少的周泽楷更是连表情都没有了;江波涛脸上也没了笑意;比赛结束两方握手时,喻文州瞧见孙翔眼下一圈乌青,眼里尽是血丝,不知多久没有睡好觉。
轮回明显没有发挥出他们应有的实力。而蓝雨这边虽比轮回好些,却也没好多少。尤其是黄少天,完全看不出他本应有的实力。
无独有偶,喻文州看过同一时期的几场比赛后,竟然发现各家的状态多多少少都有下滑。
喻文州的直觉告诉他,联盟里必定发生过什么,而这件事可能只有他不知道。
他决定给王杰希打个电话,问问自家恋人这一切究竟怎么回事。


-tbc-

【喻王】撩

喻文州撑着身子,微微垂首,半眯着眼看着被圈在他的双臂和床之间的人。


在那张他放在心上仔细收藏的面孔上,此刻带着慵懒的神色,面色微红。不大对称的双眼看久了,也生出了奇异的协调感——这样才是他,如果没了这些微的瑕疵,反倒就不是那个王杰希了。


其实他的双眼很好看,尤其是在这样微微暗淡而显得暧昧的光线之下,他的眸子闪亮得仿佛落满星屑。在那片浩瀚的宇宙里,喻文州宁愿把自己的一切都沉在里面。


喻文州像是被蛊惑一般低下头去,一个轻浅的吻落在身下人的眼角。他的神情介于清醒与迷醉之间,睫毛半遮的瞳孔里浸透了浓醇的爱恋与思慕。


王杰希从善如流地闭上眼,感受着喻文州以近乎虔诚的姿态吻上他的眼睑。细细密密的亲吻一路延伸,沿着高挺的鼻梁掠过鼻尖,最后停在唇上。


就这么轻轻巧巧地停下来,只是柔软双唇间的简单接触,仿佛不带任何情欲色彩,却又是极其暧昧纠缠。


短短数秒的凝滞在这一刻仿佛几个世纪的漫长。王杰希启唇,用舌尖描摹爱人的唇形轮廓。试探性的滑进对方唇瓣的缝隙里,终于收到了所希求的回应。


不仅仅满足于舌尖上浅尝辄止的接触,喻文州以更加强硬的姿态侵入恋人的口腔,又极尽温柔地舔舐每一寸早已熟悉的滑腻。唇舌之间缠绵缱绻,来不及吞咽的津液从唇角滑下一线微凉。


等到亲密接触的嘴唇分开,喻文州愉悦地发觉,王杰希眼里几乎无时无刻不存在着的理智和冷静已经被欲望掩上了一层迷蒙。


喻文州俯下身去,在王杰希耳边开口,被刻意压低的声线充满磁性与诱惑,如同大提琴缓缓奏响的深沉乐章。


“杰希,你知道吗,邵雍曾经做过一个很有趣的计算。


“他说,这世界上的一切事物,都将会在十二万九千六百年后,完全重现。


“也就是说,在十二万九千六百年后,我还会遇到你;十二万九千六百年后,我还会这样,


“无可救药地……爱上你。”


“……杰希,我们做吧。”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