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初黎明

高三淡圈中
全职All王
但懒癌没有救。

【酒茨】所属之物 下

*迟到好久才更新的小破车……
*内有外链掉落w


酒吞童子余怒未消,手上收了些劲力,掐住茨木的喉咙把对方丢进屋里。
茨木用独臂勉强支撑起上半身,看着酒吞童子恶狠狠地甩上门,居高临下地望着他,微紫的眸子光芒闪烁,写满了唯我独尊的倨傲。
那是茨木童子最喜欢的,他的样子。就像茨木童子第一次见到他的样子。
酒吞低下身子,挑起茨木的下巴。他似乎还没有好好瞧过这个一直跟在身边吵闹的家伙。
其实茨木的样子倒是很好看,五官清俊之中还带着三分妖气——既是妖怪,自然多少也该有点妖怪的样子。而他此刻闪烁着那一对灿金的眸子,直直望向自己的样子却让一向嫌他烦酒吞童子觉得,这家伙似乎还有那么点……可爱。
方才下手重了些,茨木应是受了伤,面色显出几分苍白,嘴唇却是染了些血迹的嫣红之色,无力起身的样子与当初吵闹着要和他打架时完全不同,这些许微妙的狼狈与脆弱更加让人想要狠狠凌虐。
一把邪火就这么烧起来,从小腹一直烧到心头。
酒吞童子忽然挑起嘴角,笑容带着点邪气:“刚才你输了。”
“嗯!不愧是我最爱的酒吞童子,果然强大得令人心折!”
听着这近似表白的话从那人口中一脸正直地说出来,酒吞童子有些无奈。这家伙怎么就说不腻呢。
“……那你可要遵守诺言,把你的这具身体,交给我来支配。”

http://m.weibo.cn/6059404040/4038513189849653?moduleID=feed&uicode=10000002&featurecode=10000001&mid=4038513189849653&luicode=10000001&_status_id=4038513189849653&lfid=100016059404040
身上本就带了伤,又加上高潮的刺激,茨木软软靠在酒吞怀里,失去了意识。
低头望着怀中隐隐透着苍白之色的面孔,酒吞童子微微叹息,眸光早已柔和下来。
按照一贯认知,自诩心中只有红叶的他大概该问自己一句,怎么就对着茨木生出难以把持的欲望了呢。
但大脑放空的酒吞童子显然并没有这样去想。也许他还没有意识到,在他的潜意识里早已接受认定了那个始终如一陪伴在身边的妖怪——是茨木童子,也只是茨木童子。
而那个巫女问题也与那些深沉复杂的情感一同交织缠绕在心底,酒吞童子却已不愿再去思考答案。毕竟时间还长着,该有的答案总会有……只要这家伙别再一声不响地消失掉就好。
虽然不想承认,但能够填满他酒吞童子寂寞的东西,似乎已经不只是酒和月亮了。
这样想着,酒吞默默搂紧了怀里的一片温热:
——近几日天气冷了,本就有伤,可别再着凉了。


END

评论(11)

热度(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