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初黎明

高三淡圈中
全职All王
但懒癌没有救。

【酒茨】所属之物 中

*下大概有肉……


茨木童子在安倍晴明的府邸住下来已经是第三个夜晚了。他靠在那棵芳华烂漫的樱花树下,兀自望着天边一轮弯月出神。
他把这许多年来和酒吞童子一起的点点滴滴在心里细细回想,想那个妖怪眼角眉梢的神采,想他自己望着那个妖怪时心底里藏不住的欣喜。
饶是茨木童子也终于隐约想明白了一些东西。
——可能……真的是他们所说的,情人间的喜欢吧。

而被茨木童子默默思念着的妖怪,酒吞童子,几乎已经完全无法克制心里不断累积的暴躁情绪,他自己都数不清楚,这三天里他怒气冲冲地摔了多少只酒坛子。
怎么这么安静,那个总是吵吵闹闹的家伙去哪了。可恶,别让我总惦记你啊,都没办法分心去想红叶的事了。
……烦躁的酒吞童子并不愿意去搞明白,为什么想自己喜欢的女人的事情,叫做分心。
对于寿数长久的妖怪来说,三天不过是漫长生命里的须臾一瞬,可这三天却长得出奇。
这三天里,酒吞童子认为能够陪伴自己的三样东西:孤独,酒和月亮;孤独只能让他心里快要抑制不住的烦闷愈加滋长,原本醇香的酒液也在过多负面情绪的腐化下也变得苦涩。而月亮——现在看来格外欠揍的月亮,看着教人想要用酒坛子把它打下来。
“茨木童子这家伙……若是天亮时再不出现,本大爷就去把你揪出来揍一顿!”
恶狠狠地低声说着,酒吞童子再一次摔了一只只喝了一口的酒坛子。

破晓的阳光一点点驱散黑暗,酒吞童子等着的妖怪却还没出现。
强大的妖气震碎了仅存的几只酒坛,带着满腔怒气,酒吞童子去往京都方向。
——反正只要发生什么惹人厌的事情,肯定都和那个惹人厌的阴阳师脱不了干系。

“……所以你怎么也来了?”晴明再次无奈扶额,考虑着要不要干脆在门口挂上个牌匾,写上“晴明万事屋”算了。
八百比丘尼若有所思地微眯起眼睛发问:“是来找红叶的?”
“不是。你们少废话,快把茨木那家伙给本大爷交出来!”酒吞童子满脸不爽,盛气凌人地吵着,作势就要往里闯。
“那么真正在酒吞先生心里的,是鬼女红叶,还是茨木童子呢?”
身后,八百比丘尼的声音幽幽传来,酒吞童子的步伐微微一滞,随即朗声道:“自然是红叶。”
“呐,晴明,这个好像比里面那个还要蠢啊。”神乐拽拽晴明的衣袖小声道。
晴明点点头,轻叹一声追了上去。

“喂!茨木!给本大爷出来!爷要揍你一顿!”
“吾友!!你终于愿意填满我这颗嗜战的心了吗!”
晴明表示不太忍心看到眼睛亮闪闪,像一只大型犬一样扑向酒吞童子的茨木童子,也不太忍心看到之后败得一脸幸福满足的茨木童子。
……辣眼睛。


tbc

评论(6)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