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初黎明

高三淡圈中
全职All王
但懒癌没有救。

【喻王】妄想症 03


03

夜雨声烦
叶修出来,我有事跟你说。

君莫笑
忙着,没空和你pk

夜雨声烦
不是,是队长的事。

君莫笑
文州?他怎么了?

夜雨声烦
队长这几天不正常。看得出他很高兴,不是装出来怕我们担心的那种,是真的很开心。明明他从那天之后就再没笑过的,现在像是一下子换了个人一样。我……

君莫笑
除此之外呢?没有别的了?

夜雨声烦
我前两天看到队长打电话,他一挂断我就和他借了手机。他通话记录上显示的是……杰希的名字。我拨过,没有人接。

君莫笑
…………

夜雨声烦
还有,我那天路过队长的房间,他没有关好门,我看到他一个人坐在那自言自语,还很开心的样子。我试着偷听,也听到了杰希的名字。
叶修,队长他怎么会变成这样……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君莫笑
……快到清明节了,我们一起去看看他吧。你和文州一起来。

夜雨声烦
你是说……?

君莫笑
嗯。

关掉了聊天界面,黄少天有些颓然地倒在床上。 他直直望着天花板,心里太多纷乱的情绪绕成一团,找不到解开的方法。
他知道失去的痛苦,懂得喻文州的感受。在看到喻文州笑容的第一秒,黄少天的内心也划过一抹欣慰,可随即他就发觉出了不对。
即使是人称心脏的队长,在这种情况下也不至于有这么快的变脸速度。
黄少天猜不出喻文州究竟怎么了,可他久违的笑容令人不安。直觉告诉黄少天,喻文州的心里此刻也许已经没有了悲伤,可是这种状态的他这么放任下去,喻文州会毁了他自己。

抛下队内的事务和窝藏在房间里的恋人,喻文州被黄少天生拉硬拽上了飞机。
王杰希拒绝了喻文州同行的要求,并且不愿意说出原因。此刻怀着满腔牵挂的喻文州看着坐在身边的黄少天,心中生出些许微妙的不满。
而这一份情绪不久就被随之而来的疑惑压下。一路上黄少天没有睡觉,可直到下飞机也没有说过一句话。醒着的黄少天没有说话。这本身就是极大的违和。
喻文州没办法明白黄少天此刻内心的纷杂情绪,烦乱的心绪直接转化成强大的压力,逼得黄少天喘不过气。
喻文州张了张口,却最终没有发问,只是跟随黄少天的步伐走。随后,他看到在一个看似约定地点的地方聚集了一群熟悉的身影。
叶修,乔一帆,周泽楷,孙翔,肖时钦,方士谦,高英杰……他们沉默着聚集在一起,神情各异,气氛凝重,没有人说话。
“怎么,这是要搞个全明星赛?”喻文州说这话本是想要活跃气氛,却没有得到预想中的回应。几人只是抬头看他一眼,依旧没有人说话,空气中弥漫着尴尬。
叶修定定地望着喻文州几秒,点燃了叼在嘴里的烟,第一个转身迈开了步子:“人都来了,那走吧。”

他们的目的地是墓园。
起初喻文州还有些疑惑,为什么一群荣耀全明星要组团参观墓园。直到那块墓碑赫然映入他眼帘。
王,杰,希。
刻在上面的名字清楚分明,就这样残酷不容辩驳地将血淋淋的事实摆在喻文州的面前。
杰希……?他不是好好的窝在宿舍房间里等自己回去,怎么会……
喻文州的眼前忽然有些模糊,有什么缓缓从脑海里那一片死寂的湖水中浮出,带起一片淋淋漓漓的涟漪,再无法平静。
他仿佛做了一场漫长的迷梦后,从另一个世界苏醒过来,眼前的一切陌生而熟悉。北国冬日凛冽的寒风吹过脸颊,也将他的神智一同吹醒。
喻文州的双膝有些发软,他几乎控制不住自己身体的平衡。
他记起来许多曾经历过,又在幻梦中被掩埋的现实。
喻文州记起医院的空气里直直刺进人心底里的寒意;记起叶修死死咬住嘴里的烟蒂,一拳捶在墙壁上的模样;记起黄少天无助蜷缩着身体,双肩颤抖忍不住哭泣的模样;记起周泽楷失去了所有神采,双眼一片空洞寂寥的模样……
也记起那一瞬间,他自己内心的惶恐与怆然,那仿佛整个天地都崩裂现实的无尽绝望。就在那一刻,他的整个世界已然消亡殆尽。
喻文州还能清楚地回想起来那些愿用一生与珍藏品味的画面:王杰希操控着王不留行战斗时沉着认真的样子;王杰希带领微草夺得冠军时欣喜万分的样子;王杰希听到他表白时茫然无措的样子;王杰希安然入睡时毫无防备的样子……
这些画面在脑海里闪现又消失,终于停留在那张带着血污的苍白面孔上。他的双眼紧闭着,无论喻文州如何呼唤都没有半点反应。喻文州颤抖着手抚上他的侧脸,掌心一片冰冷。曾经温热的呼吸也不复存在,最后一点残存的可笑希冀就这样一点点化作灰烬。
无穷无尽的绝望潮水一般向他涌来,他无力抵抗,只得任由浪涛席卷着不断下沉。
绷紧的最后一根弦也在压力中断裂,喻文州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再醒来时,已经是纯白一片的病房床上。窗外撒进来灿金的阳光仿佛也是阴凉彻骨。喻文州下了床,向门口走去。
门外有细微的交谈声音,断断续续,听不真切。喻文州却从断续的语句里准确捕捉到“妄想症”这个词汇。
他自嘲地笑了笑,推门走出,无视门外两人的存在径自离开。黄少天抬步想要追上,却被身边的叶修扯住了手臂。叶修对他摇了摇头,看着喻文州一步步走远。消失在视野范围内。
喻文州什么都不愿去想,他此刻只想尽快回到蓝雨。
哪怕只是妄想也好,那里还有他的恋人在等他回去;哪怕只是妄想也好,他也想要尽力抓住最后一丝温暖。

喻文州还在路上。他的房间里没有人在,窗户却大开着。今天的风格外大,搅动着窗帘不得安宁,桌上的信笺被裹挟在风里,吹出窗外,吹向不知名的远方。


“说好要见证彼此的荣耀,可我怕是要失约了。
“你要带着我的份一起,把冠军拿回来。
“曾经想过的退役后的生活,我大概没有机会和你一起实现了。
“文州,对不起。
“文州……我爱你。”

喻文州推开房间的门,一切还是熟悉的样子。窗户静默地紧闭着,有些苍白的冬日的阳光洒满整间屋子。
屋里,空无一人。


-END-

评论(21)

热度(56)